贪官腐败“画像”之七:“全家福”沦为“全家腐”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12/20 09:48:50     阅读次数:210     作者:监察室

贪官腐败“画像”之七:

全家福沦为全家腐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当今,贪腐案子,十之八九有亲属的影子。亲属多人涉案、家人先后坐牢,并非鲜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领导干部,尤其是主政一方的主要领导干部,手握人民赋予的权力,若是不能理智地控制自己的情感,利令智昏,践踏纪律,谋私利、徇私情,其结果必将是害及自身、殃及家人、祸及百姓。

干部商人竞相逢迎“于姐”名贵瓷器成送礼“土特产”

2015216,中纪委网站通报了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严重违纪违法案。通报指出,苏荣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严重破坏党内政治生活,损害了当地政治生态,性质极其严重,影响十分恶劣。

2013年,中央巡视组进驻江西。巡视组在调查谈话、受理信访等情况时发现,苏荣的配偶子女活跃于当地的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巡视人员听到反映最多的,当属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她在江西政商界素有“于姐”之称,苏荣主政江西期间,“于姐”很活跃,介绍到江西来的朋友不计其数。

苏荣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将自己主政的地方变成了亲朋故友谋取私利的经济领地,带坏了社会风气,也害了亲友。”于丽芳频繁插手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招标投标,索取收受巨额财物。她成天往来江西各地,结交各色人等,许多干部、商人竞相逢迎“于姐”。

苏家在江西的长袖善舞,令凡是搭上关系的老板无往而不利。既让很多经营者认为,企业实力强、产品质量好不如搞定“于姐”;也让许多干部放胆建立“政商联盟”。

于丽芳手术后在深圳疗养,许多厅级干部打“飞的”去探望,并送上红包。以至于谁送了记不清了,谁没送却清清楚楚。于丽芳热衷艺术收藏,景德镇瓷器就成了送礼用的“土特产”,送收双方都拿“土特产”的幌子当遮羞布,心照不宣、各得其所。办案人员形象地说:“如果名贵瓷器都成了‘土特产’,在南非钻石就成了土特产。”专案组从苏荣及其亲友处共扣瓷板画200块,瓷瓶和其他瓷器319件。连苏荣也在“忏悔录”中承认,“自己简直成了瓷器经销商”。

不仅如此,据知情人反映,苏荣的妻子和儿子还插手干部人事任命,从中收受钱财。

于丽芳一方面让苏荣安排请托的干部,一方面依仗苏荣的影响,直接给省市领导打招呼提拔使用干部,对于办得不得力的,还向苏荣施加压力。于丽芳收受某领导干部钱款后,让苏荣提拔其职务,苏荣答应帮助解决,但未能如愿,于丽芳就和苏荣大吵大闹,苏荣只好辩解说“我已经尽力了,别再闹了”。于丽芳还经常以“要不要老苏帮忙”,暗示官员送钱送物。

其子通过“代言人”前台收钱,再让老子后台办事,进而完成买官卖官、权钱交易事项。苏荣的其他有关亲属也曾应江西干部之托,向苏荣提出提拔重用的要求。现已查实苏荣有13名家庭成员涉案,可谓夫妻联手、父子上阵、兄弟串通、七大姑八大姨共同敛财。

苏荣后来在“忏悔录”中写道:“正常的同志关系,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坑爹”儿子追求致富捷径 “贤内助”妻子“擅长”权钱交易

“数十辆豪车组成的迎亲队伍,五星级酒店的100多桌盛宴,华丽梦幻的婚礼现场,动用大型摇臂设备和数台摄像机多角度实时拍摄,高达40万元的婚礼花费……”这正是重庆市城口县人大原党组书记、主任于少东儿子婚礼现场的排场。

大排场的背后,是大肆收受礼金。这场多达千人参加的婚礼,于少东收受礼金200多万元,其中,收受党政机关人员和企业老板礼金共计58万余元。

于少东很清楚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借机敛财是违纪行为。起初,他不主张儿子操办婚礼,想让两个年轻人旅行结婚。这样的提议,说明于少东的头脑中并非完全没有纪律这根弦。

遗憾的是,于少东没能坚守住自己的想法。他的儿子曾在多个场合向他施压:“老爸,如果不办一场像样的婚礼,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再加上妻子、亲家母和其他亲友在一旁怂恿:“年轻人一辈子就这一次,也该好好风光一下。”扛不住家人的反对以及周围亲朋的劝说,带着“一些人办了不也没事”的侥幸心理,于少东本就不坚定的态度随之发生了转变,在召集亲朋好友精心筹划一番后,一场奢华的婚礼就这样徐徐拉开帷幕。

然而,于少东儿子的“奢华梦想”何止于一场婚礼。听到别人谈起工程项目中的巨额利润,他不禁想起了父亲手中的权力。在儿子的一次次“请求”中,于少东关照县发改委、国土房管局以及部分乡镇的相关负责人予以帮助,各种工程项目纷至沓来。随着工程项目的不断增多,于少东儿子的“奢华梦想”也不断膨胀。他为自己购置了一栋豪华别墅,仅房屋装修就花了100多万元,还购买了一辆进口越野车,并雇佣一名专职司机为其服务。

儿子如此,妻子又如何呢?在城口县,于少东的妻子李某是响当当的“大姐大”。她不仅抽烟、喝酒、打牌样样在行,而且脾气暴躁,敢说敢做。在一次机关干部运动会上,因为对裁判的判罚不满,她就“身先士卒”率领本单位职工与对方发生激烈冲突,影响恶劣。

一个飞扬跋扈、不守规则的人,在金钱面前也是躁动不安的。李某曾担任城口县矿产品规费征收所所长一职,主要负责矿产品准运证办理和企业规费减免等事项,能直接扼住各采矿企业生存之咽喉。为了获得这些利益,当地的企业老板纷纷趋之若鹜。

李某不仅自己“擅长”权钱交易,还不忘做好于少东的“贤内助”。一位锰矿老板为表示感谢,有意送给于少东一套重庆主城的房子。李某得知后,全程一同看房、选房并完成办理购房手续。之后,她又“亲自”收取对方12万元的房屋装修费,加上购房费用总计68万余元。

“我儿时生活艰辛,长大后靠自己的努力才走到今天……看到一些并不起眼的人很快腰缠万贯发了迹,我心里就渐渐失去了平衡……我利用手中权力让一些企业老板获取了很多利益,自己也一次又一次地接受了不正当的礼金。”在悔过书中,于少东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态失衡过程。

兄弟齐心同捞金 “全家福”沦为“全家腐”

他觉得亏欠家人,为了补偿,他放任他们以其之名大肆捞钱,行贿者因此找到“突破口”。希望“全家福”,结果“全家腐”,安徽省寿县原县委书记张绪鹏的教训可谓惨痛。

1963218,张绪鹏出生在安徽省霍山县一个小山村,因家中贫穷,被过继给他人。1979年,他考上了皖南农学院,成了从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1983年从皖南农学院农学系毕业,被分配到安徽省霍山县下符桥农技站,从技干、副站长到站长,仕途顺利。2008年,他调任寿县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副县长。在寿县,他为当地发展作出了贡献,工作能力得到广泛认可。

张绪鹏婚后,每月工资全部上交,家中的经济大权由妻子掌控。自己是家中唯一走出山村的人,亲生父母及养父母家的兄弟姐妹都在家务农,他有心资助帮扶家人,无奈妻子瞧不起自己的家人,所以对家人他充满亏欠。为了照顾家人,他走上腐败之路,不仅自己收受贿款,还放任亲人捞钱。

20085月,张绪鹏到寿县任职以后,其堂弟张绪刚也来到了寿县。无论是私下或公开场合,他们都以兄弟相称,不知内情的人以为他们是亲兄弟。张绪刚刚到寿县时,张绪鹏通过自己的关系将其介绍给了淮南的一个老板李孟,李孟有一个混凝土搅拌站,张绪刚就在寿县城区帮他推销混凝土。很快,张绪刚通过李孟认识了中景润置业集团的董事长陈中。

2010年年初,张绪刚得知寿县寿蔡路南侧旧城改造项目后,问张绪鹏自己能不能干。张绪鹏说这个项目必须由有实力的公司承接,张绪刚便向张绪鹏推荐了中景润公司。张绪鹏与陈中进行了面谈。陈中介绍了自己公司的规模及经营情况,还夸张绪刚精明能干。张绪鹏则回应道,“他文化程度还可以,但做事还没上路子,经济上也很困难,在可能的情况下请你给予关照。”临别时,张绪鹏让陈中和李孟准备好中景润公司的相关材料做进一步商谈。

陈中让李孟告诉张绪刚,送给他该项目10%的股份(利润分红比例)。这么大的项目,利润几个亿,10%的利润有几千万元。之后,张绪刚多次向张绪鹏提起10%的分红,张绪鹏问具体有多少钱,张绪刚说大概有3000万元,张绪鹏当即表态,“我一定尽力促成此事,让他们只管找县政府谈,有什么困难找我。”随后,中景润公司与县政府的谈判进度明显加快。后期,该公司操作土地竞拍门槛、拆迁及项目正式实施的整个过程,张绪鹏都亲自安排。

201211月左右,传言张绪鹏会调到其他地方任职。张绪刚担心他调走后陈中赖账,便和张绪鹏商量先要一部分钱出来。后来,陈中没支付这笔钱,张绪刚便将其所持股份卖给了李孟,约定先给他500万元,到分红时再给2000万元。李孟替张绪刚还了150万元的债务,从银行支付了350万元给他。

张绪鹏只有一个女儿张佳,从小就百般宠爱。他爱女之心被一些人发现,有人便从他女儿入手。

20096月,张佳经远翔油脂董事长孙琦介绍到一期货公司上海营业部工作。张佳进入该营业部后发现公司根据员工的业绩情况确定个人收入。为了提升自己的业绩,张佳就想拉有钱的老板在他们公司炒期货,她将这个想法告诉了爸爸,张绪鹏表示支持。2009年年底,张佳打电话给孙琦,让他往自己手中两张炒期货的银行卡内打入14万元,用于自己补仓。2011年,张佳直接让孙琦在其公司开设期货账户,孙琦便用其司机的身份证在张佳那开设了账户,投了30万元,并将银行卡交给了她,后张佳从这张卡里取钱,消费了18.48万元。

为了女儿的业绩,张绪鹏多次出面找老板帮忙,孙琦只是其中之一。女儿的脾性张绪鹏心里清楚,对于她私自使用客户钱的事情他早有预感,好多客户的银行卡都在女儿手中,密码她也知道,他清楚自己的闺女花钱从不节制,肯定会从客户卡上取钱花。后来,张绪鹏批评女儿不该用客户的钱时,她当时就要跳楼自杀,这吓坏了他们夫妇,便也不敢再说什么。

2011年下半年,远翔油脂公司经营不善,面临破产的风险。孙琦便问张绪鹏能不能先返还400万元奖励资金,缓解资金压力。张绪鹏知道远翔油脂达不到返还资金的条件,但还是违规帮了他这个忙。随后,孙琦又恳请张绪鹏同意将其企业的门面房用地由工业用地变成商业用地,张绪鹏明知违规还是禁不住对方的苦苦哀求,安排有关人员将那19亩土地办理了商业土地证。

小结:

从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看,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少领导干部不仅在前台大搞权钱交易,还纵容家属在幕后收钱敛财,子女等也利用父母影响经商谋利、大发不义之财。

人人都有亲情,但决不能逾越党纪国法。过分溺爱子女、纵容家属,必将祸起萧墙。

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对配偶、子女严格要求、严加管教。既要严于律己,又要从严治家;既要把好廉洁自律的“前门”,又要守好家庭防线的“后门”。要做到个人感情与党纪国法分清、公权力运用与个人和家庭利益分清、职务行为与私人行为分清,不为亲情所困,不用亲情代替原则,更不能为了亲情损害党和人民的利益。如果领导干部不能慎用手中的权力,对家里人的胡作非为默许甚至打气撑腰,到头来的结果只有一个:人前“同气连枝”,狱中“同病相怜”。权力成就一个人,也足以毁掉一家人,官场“家庭式腐败”现象,为做官者敲响警钟,为官员家属敲响警钟。

 

连云港市财政局 版权所有

地址:连云港市新浦区海连中路99号 电话:0518-85521531 邮政编码:222007

苏ICP备05081509号

苏公网安备32070502010034号

技术支持:江苏正融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本站屏幕分辨率1280*1024以上显示

您是第          访客

当前在线用户